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黑花】101次我愛你

☆盜墓黑花。

☆很久以前的文,很久以前的風格,很久以前的cp。

 

 

以上

他甩出了手中那柄長棍,拉出約一人高的長度,往前方地面一點、一施力,柔韌的腰身一扭便躍上了墓道兩旁的壁面。

步伐極輕巧,三兩下功夫那粉色的身影便已離開了一段距離,沒多久即消失在墓道盡頭。

而他這才閉上了眼。

那雙總是隱藏在墨鏡之下的眼珠黑白分明,桃花般的眼魅惑人心,似乎只要一顰一笑便會被他懾去心魂。

……妖孽啊,難怪總是戴著墨鏡,被人看到還得了?——那唯一看過他真實面目的男人嘆了這麼一句,而他還記得他當時嬉皮笑臉地道、您那雙眼才叫人生死難忘。

果然是生死難忘,他如今閉上眼都還能看見那雙勾人的鳳眼,長長的眼尾輕輕一瞥都是震撼。

他多想再看一次那樣的一雙眼,而那雙眼裡會不會有他的身影?

 

他聽見了後方墓室結構崩垮的聲響。

他勾起自嘲的笑,他還從未感覺到如此直接的絕望——絕望,他有多久沒有感受過這個字眼背後的意義了?久到他都忘記這詞究竟代表了什麼。

他黑瞎子一生都如此,風浪中來、刀光裡去,什麼樣危險的情勢沒遇見過?就可還不曾有過如現下這般,進退不得。

於是他便哼起了小曲,鼻音輕輕旋律緩緩,巨物落地發出的聲響狠狠地突破耳膜、撞擊在心律上,一下又一下。

他的心跳如此虛弱,疼痛的感覺隨著血液流遍四肢百骸,意識卻跟著血流散出體外。

恍恍惚惚。

 

 

一下又一下,心尖的搏動如此有力,鼓出的血液明明那麼溫熱,他卻只感覺到冰冷。連意識都要凍結成冰。

緊握成拳的指節都泛出蒼白,倒映的面容毫無血色,耳邊只有一句話、輕輕的重擊:『這裡快垮了,估計撐不到三十秒,解當家您先走吧,瞎子我殿後。』

他看著他的眼,那雙總是被猜測著有什麼秘密的眼其實很澄澈,一如他自己——那麼真實。

於是他看著他的眼,聽他喊他解當家、勾著依舊的笑,聽他哼起小曲兒,郎情妹意的詞。

他說,解當家,帶著那東西快跑。沒有時間了。

 

大局為重。

他從他的話裡聽懂了他的意思,但他又何嘗不知道?他又怎麼捨得?

可他還是離開了。

解家還有多少人在等他平安回來,外頭還有多少人在等著看他笑話,他不能折在斗裡;黑瞎子走過多少險境、遇過多少兇靈,他的身手、他是可以相信的吧。

那每日一句的「花兒我愛你」還迴盪在耳邊,他卻一次都沒對黑瞎子說過;他想,若是有那麼一天,他願意對他說上一百次。

一千次。

一萬次。


 

FIN。

 

 

 

 

 

很久以前開的文了,翻雲端硬碟的時候看到的,就順手給他一個end吧。

兩年前的東西、當然也還是兩年前的cp兩年前的風格,

雖然標題來源是《99次我愛他》不過一開始就沒有要給他寫成甜文的意思(笑)

 

就先這樣吧,至於黑花或是盜墓的文……咱們有緣再相見wwww

(雖然我手邊也還有很多已經開頭了一半的黑花or瓶邪文就是惹←

 

 

 

 

 

2016/12/19


评论
热度 ( 9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