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葉藍】下雨了就撐傘

☆全職葉藍,原著向腦洞。

☆時間軸約莫在挑戰賽前。

 

 

以上

正文。

1、

 

「卡佩希懸崖的野圖刷新了!!」

聊天聊的正歡的藍溪閣公會頻道裡突然刷出一條新的野圖BOSS刷新的訊息,只不過一個瞬間總會長春易老立即就注意到了,立刻指揮兩團精英團趕過去,連帶點名了目前值班中的藍溪閣五大高手之一的藍橋春雪和曙光旋冰。回歸大號藍橋春雪的前.第十區藍溪閣公會會長藍河連忙回覆了個消息表示自己知道了等出了副本就到。

好在這副本已經刷到最後,身邊幾個隊友也都屬於精英團的成員,一個來回刷了幾十次有的70級副本、對它的熟悉完全是閉著眼也能描繪出副本場景的程度,面對這其實不算太困難的最終BOSS,擔任指揮的藍河只須提醒幾句快要紅血了注意散開躲避爆走瞬間那刻的震地波,之後一群人加緊輸出把BOSS一波帶走,這個10人副本也就這麼解決了。

沒有遇上隱藏BOSS自然也就沒有什麼稀有掉落,最終BOSS掉落的是兩件藍裝和幾個材料,沒什麼特殊最後也就直接丟了公會的倉庫。

出了副本趕緊操控藍橋春雪和其他同屬精英團的四人趕往BOSS刷新處,卡佩希懸崖,位在神之領域大陸最南端的一塊海崖地圖,是個65級的練級區,倒是離藍河他們所在的這個副本不遠。

藍河邊趕路邊私訊了春易老,得到的消息是輪回、霸氣雄圖、中草堂這幾大公會已經都到了,還有幾家在路上,目前各家勢力都還在彼此觀望,沒人開怪。

然後訊息欄裡接著刷過的是公會成員的回報,說在路上看到了興欣的人,當然還有另外那四家和他們聯盟的義斬天下昭華越雲賀武,以及……

「君莫笑!」

「興欣戰隊的人打頭陣!」

看到這簡簡單單的兩句話,藍河頓時有了想退出這次競爭的心了。

真想直接轉頭就走啊……

 

只可惜藍河那顆正直負責的心不允許他這麼做。

於是當藍河到達的時候看見的便是一大群人各據一方包圍住女BOSS羅拉的畫面,羅拉還在崖邊徘徊,時不時抬頭遠眺海的另一端、冒出幾個文字泡,而其他一大票人則離得遠遠,形成一幅奇妙卻又如此見怪不怪的景象:一個公會一個公會的玩家彼此成群聚集,沒有人動、也沒有人說話,一如過去每次搶BOSS的場景。

幾個公會會長正站在包圍圈的最中心,你看我我看你的互相張望,對於眼下的情況藍河倒是非常明瞭——肯定是大家都收到了君莫笑也來了的消息,正在群裡討論著、暗算著呢。

但是根據經驗和公會群眾的回報推估,藍河不禁想、這次大概又是無疾而終——還沒等眾會長們討論出個大概來,葉修就已經帶著他們戰隊和另四家公會轟轟烈烈的殺到了。

「喲,還沒開怪啊,沒想到大伙兒這麼有義氣在等我來呢?」

……這不只轟轟烈烈,還忒沒下限。

於是那從未懂得「下限」兩字怎麼寫的榮耀圈的至高神、有榮耀教科書之稱的葉大神,就這麼帶著一群人,無視其他家公會的存在,大大方方的站到最前線,手上千機傘變幻莫測,最終則固定成了槍的型態。

遠程的確是最方便開怪的職業,遠遠的一記格林機槍精準的射在野圖BOSS身上,不管不顧、橫衝直撞地開怪了。

於是乾脆直接加入窺屏黨當作自己不存在的藍河在看見眾會長一個一個義憤填膺淚流滿面的刷了一屏幕「義氣你妹!!!!」然後拋下Q群果斷指揮自家眾成員殺上去看到君莫笑不要猶豫直接開火就對了之後,無奈著也跟著加入了最前線的戰局。

 

一陣大混亂。

 

一時之間各式各樣的招式技能在空中飛舞,近戰的刀光劍影遠程的劍拔弩張,耳機裡槍聲大作畫面中無比絢爛,顯然很多人都忘了此行的目的——這裡面有多少是在第十區時就接觸到君莫笑的人啊,哪個不是一提到這三個字就有氣?

就先別提君莫笑究竟是不是那個葉秋大神、和自家公會所代表的戰隊有沒有過什麼恩仇,光是在第十區那驚天動地又腥風血雨的各種副本紀錄野圖BOSS加加起來就足夠眾位會長淚流滿面記憶深刻了,50級就來到了神之領域迎接了另一場驚天動地的追殺還能應付得游刃有餘,他們現在真的是都懂了那些黃金一代的選手們為什麼都說是被葉秋虐大的為什麼個個提到這名字就來氣。

合著他們現在也真是碰上了這些大神們當時的待遇啊!

這是多麼辛酸的血淚史啊,如果可以他們還真的挺不想要的,還是讓他們遠遠的仰望這些大神就好啊!

一群欲哭已無淚的會長們此時更加崇拜那些高高在上的大神級職業選手,那些身影在他們心中立時變得無比高大,本就遙遠的背影如今彷彿離天又更近了一步。

 

但即使如此,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一團的跟著我先集火中草堂,二團跟著藍橋去搶BOSS,輸出的輸出治療的加緊腳步刷血!」藍溪閣的公會頻道裡訊息一條一條的刷過,曙光旋冰負責指揮,搶BOSS嘛,從來沒什麼精巧戰術可言。

無非就是一場又一場反覆輪回的猜忌和爭奪,利益與陰謀。

然而即使厭倦又如何?如今的身份再不是最初時期的普通玩家,在網遊裡在公會裡都能隨心所欲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職業玩家吶、許多事是那麼身不由己。

嘆了口氣,藍橋春雪揮舞著劍,認命的衝上前,搶仇恨去了。

 

 

2、

 

「好久不見啊小藍同志!」

混亂之中有誰朝誰走了過來,頭頂一個文字泡,一身色彩斑斕花花綠綠的裝備,手裡的千機傘已是劍型態,一記格檔正巧化掉一旁頭頂中草堂公會玩家的三段斬,接著又是快速的接連幾個低階技能,對方估計都還沒反應過來呢就已經被打翻在地直接化做一縷冤魂。

「……」

「怎麼樣哥帥吧?」

「……謝了。」來自四面八方又亂七八糟的各色技能效果簡直勘比張佳樂那燃燒顯卡的百花式打法,若非君莫笑出手藍河還真的沒有發現剛剛那玩家從背後瞄準他的三段斬,估計是頭頂上「藍橋春雪」四個字太惹眼導致他直接成了死敵中草堂的集火對象。

想到對方畢竟是幫自己解決了一個敵人,儘管然不太情願但藍河還是私訊了君莫笑向他道謝,沒想到這人還真的得瑟上了:「我們什麼關係了何必如此客氣,如果真的想感謝我就來興欣幫我管公會吧!」

……眼前這人誰啊,他怎麼會傻到認認真真的去向他道謝呢。

直接回了對方一串點點點,俗話說距離產生美感,跟眼前人相處越久就會有種對「大神」幻滅的感覺,原先仰望的距離、恭敬的態度隨著相處日久逐漸被各種無奈和心累取代、填滿,儘管他也從未在他面前端過什麼大神架子。

「說起來你也好久沒有上絕色那個號了吧?很多人在問你去哪了啊,這樣叫我該怎麼回答他們呢?」

「總不能跟他們說絕色就是藍河吧?那萬一一堆人都跑去加了藍溪閣該怎麼辦?」

「所以你還是乾脆來興欣吧,省去了多少麻煩你看看。」

「包吃包住哦,還有BOSS可以殺!」

私聊裡訊息一條一條跳出,和某劍聖刷屏的速度簡直不相上下,看得藍河又是一陣無語。

「想都別想!我生是藍溪閣的劍客死是溪山城的鬼魂!」

這樣的對話每天都要重複個好幾次,越來越習慣這種對話的藍河義正嚴詞的重申自己的忠誠,隨後乾脆地關上對話窗,專心致志的投入下一波對越雲公會的集火,務求將BOSS的仇恨搶到藍溪閣手中。

 

卡佩希懸崖的野圖BOSS設定是個術士,紅血暴走後的大招是大範圍的混亂之雨和詛咒之箭,其中混亂之雨更會讓所有範圍內的角色百分之百進入混亂狀態,再加上幾乎是瞬間蓄力完成、難以打斷的詛咒之箭,是這個BOSS最難纏之處。

「快紅血了!」

「所有人後退,近程退後,遠程集火,治療注意血線!」

指揮不斷,君莫笑的動作不見停頓,手中千機傘再次迅速轉換成步槍型態,炮口對準BOSS就是一發巴雷特狙擊。五家公會對於君莫笑都指揮那叫一個言聽計從,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半點不敢踰矩,三兩下的時間所有人都直接退出君莫笑要求的範圍外,近程再往後、遠程稍往前,輸出配合得剛剛好,等全部人都就定位時也正好迎來BOSS血量降到10%的暴走狀態。

一瞬間烏雲密佈,混亂之雨傾盆而下、混沌光球浮空四射,幾個頭頂其他公會名的角色似乎還在狀況外沒來得及撤退,頓時成了全場注目焦點。

毋庸置疑的秒殺。

「唉這哪家公會的啊,這麼急著送死?死了也搶不到BOSS啊!」

看著BOSS身周一大片的空曠區域,葉修看一眼就明白那群人大概是想趁著所有人都在後退閃避的時間衝進去搗亂,最好還能順便把BOSS搶來……如意算盤撥得滴答響卻漏算了BOSS紅血暴走這最重要的一點,壯烈犧牲。

待BOSS第一波的攻擊結束,五家公會成員往前衝去,一瞬間又是一陣瘋狂集火,同職業的站成一排輪著挑輸出高的技能丟出,冷卻了就退後讓下一位補上,熟練至極的配合模式跑起來毫不拖泥帶水,像極了一條工廠生產線,行雲流水不見停滯。

光影絢爛。

 

「撤」

藍溪閣的公會頻道裡赫然出現春易老的指令,雖然無奈但並不意外,自從這幾家小公會結盟之後整個神之領域的野圖BOSS幾乎都被他們壟斷了,憤怒也好、不甘也罷,生氣過後還是只能摸摸鼻子承認自己技不如人——他能搶到BOSS那是他的本事,誰都沒有理由與立場去指責誰。

本就是各憑本事的爭奪,只是他們都習慣了敵手就是這些人,彼此之間什麼情況都是了然,說到底也就只是為了戰隊、為了利益,最初玩網遊加公會的初衷早已變調。

而這個世上與「利益」這兩字掛勾的總是充滿不堪。

心那個累啊。

 

 

3、

 

決定撤退之後藍溪閣直接就地解散,大夥兒都是精英團成員、對於這樣的情形也早已見怪不怪,熟識的約一約人數湊一湊解任務的下副本的各自出發了,一下子全都跑了個沒影。

藍河也是,估算著手上還有剛剛那副本的次數、正想著在公會頻道裡呼叫組隊——方才一起的幾個先一步和其他人約好了去下另一個20人本——沒想到眾人要嘛副本中要嘛沒時間沒意願,藍河這下子是真囧了。

好吧好吧。

眼見短時間內應該還不會有其他野圖BOSS刷新,藍河乾脆退了藍橋春雪的號,拉開抽屜取出一疊帳號卡翻呀翻——這裡幾乎都是藍溪閣臥底在各家公會的帳號,而為了不讓人起疑,這些臥底號還是必須每天上線刷刷公會貢獻值的。

翻過幾張,霸氣雄圖的、中草堂的、煙雨閣的、嘉王朝的,正想著要先挑哪張好呢卻赫然在一疊卡片的最下面看見一張特別新的帳號卡,上頭用藍色簽字筆無比工整的寫著兩個字。

絕色。

第十區,興欣公會。

 

一時間藍河也有些怔愣。

 

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再加上後來又加入了逐煙霞月中眠田七這些資深榮耀玩家管理,興欣公會內部制度早已走上軌道穩定發展;自己也早已辭去了第十區藍溪閣會長的職務由他人接手,回到神之領域專心帶團帶副本,藍溪閣在第十區發展得如何早就不是藍河所需要再去關心的重點。但他依然保留了當初那張臥底興欣公會的帳號卡,甚至在被葉修發現後退出興欣公會重加藍溪閣也沒有,在興欣眾成員眼中還是最初那個曾經頭頂「頭號保姆」稱號、名符其實的絕色。

說是保留著但其實早已被自己遺忘在帳號卡堆中的最深處,然而藍河沒忘記混在興欣公會裡幫著管理那五百號小白時覺得無奈但又有趣的五天,浸淫公會爭鬥那麼久以後突然又找回了最早的初心,那種感情他說什麼也不會忘記。

——他始終是藍溪閣的劍客,是五大高手之一的藍橋春雪,領俱樂部的薪水吃俱樂部的飯,但並不妨礙他很偶爾很偶爾的上線,去看看這如今已然壯大蓬勃的、曾也有過他一磚一瓦的興欣公會。

即使這裡並不是他曾付出了大把大把時光的地方,卻仍讓他對此有了另一種感情,與藍溪閣相似又不同。

 

儘管很少上線、也只活絡在公會剛建立時的最初五天,然而「絕色」這名字對興欣大多數的玩家來說依然無比熟悉,大半的新手玩家多多少少都曾被那個嗓音溫柔的男聲提點過,再那之後才加入的雖未能一睹絕色真顏卻也多次聽其他人提起過這麼一號人物。

於是當絕色一登入立即被眾人夾道歡迎了一把,公會頻道中整齊劃一地刷起了歡迎詞,那些一閃而過的名字是那麼熟悉。

順手點開公會成員一看,那些曾經的榮耀小白如今個個也都成長到了足夠高的等級,有幾個甚至已經完成了神之任務進到神之領域,展開新的冒險。

幾個最初時有過較深接觸的、比較熟悉的諸如月中眠、田七幾個,公頻裡帶頭刷屏不夠還紛紛私信來問候,藍河很清楚這幾個都是君莫笑在第十區最初時便遇見的人,一路看著君莫笑、看著興欣公會從無到有,成了興欣戰隊最初也最鐵杆的粉絲。

藍河笑了。

一一回覆了來自這些興欣骨幹的問候、接著在公會頻道裡和眾人聊上幾句近況和八卦,誰和誰又破了哪個副本的紀錄、誰和誰曖昧了交往了分手了,誰和誰鬧翻了保姆大大趕緊來調解一下吧——沒有勾心鬥角、沒有爾虞我詐,隔著一條網路線卻能穩穩的傳遞出人與人之間真誠的溫暖,彼此關懷打鬧,一如市面上那些普通的網遊,所有的目的就只是出於娛樂、就僅是為了遊戲。

無關利益。

於是藍河從未曾想過拋棄這張其實已經等同廢號的臥底帳號卡,卻會在偶然想起時刷卡登入進來轉轉,看著興欣公會的蓬勃熱鬧彷彿就能暫時拋卻藍溪閣和神之領域的那些破事兒,回歸最初。

「藍河?怎麼這時候有空上?」來自逐煙霞的私訊。

絕色就是大號藍橋春雪的藍溪閣第十區會長這件事葉修沒有瞞著陳果,知道這件事以後陳果很是鄙視了葉修一把,特別是在深入接觸後發現對方性格那是好到一個沒話說時。

「就上來晃晃。」

沒有去細說什麼原因,總不能說是因為你們又搶贏了BOSS心下鬱悶吧?被葉修知道了可又要讓他得瑟上了。

況且這也不是主要原因。

「既然如此那就帶幾個人去下副本吧?」

看著公頻裡刷著的「求絕色大大組團!」「絕色大大求組團求下本QQ」的訊息,藍河想了想,最終仍沒有回絕。

 

 

4、

 

退役的嘉世隊長、教科書級別的葉秋大神率領一群新人自組戰隊準備殺回職業聯盟這件事在榮耀圈裡早已鬧得沸沸揚揚,上至戰隊選手下至公會玩家,不論新手老手、無論網遊論壇,無一不是在談論這件事。

從最初沒人看好的一支網吧草根隊一路衝破了挑戰賽的重重關卡,直至今日,B市六里松綜合體育館裡座無虛席,公屏上還有葉修的那行字,那是他一直以來的信念,不曾改變、亦不曾背離。

藍河看著整個場館內完全兩極化的反應忽然間說不出話,欣喜的悲傷的情緒在那瞬間紛雜而至。

這樣的人物、這樣的水平,為何會選擇退役?作為最早和君莫笑打過交道、甚至是有過最多交流的人,藍河完全明白如今意氣風發地站在台上的這人對於榮耀是多麼熱愛,又在其中付出多少心血。那是無論誰也取不走替代不了的、僅屬於這個人的榮耀。

比誰都純粹。

 

站在一群興奮無比的興欣粉之中,聽著周遭人群嘶吼吶喊著勝利,這一瞬的感動甚至遠勝於過去藍雨贏得總冠軍的時刻,彷彿眼前的興欣得到的是賽季的總冠軍,那般瘋狂。

 

葉神,恭喜。

 

 

5、

 

跟著人潮從比賽場館走出,預計在B市留宿一晚的藍河打車回下榻的飯店,打開筆電連上網路,整個榮耀圈裡無不是在討論這件大事,論壇裡一個又一個的分析帖八卦帖紛紛飄起紅旗。

藍河想了想,還是在QQ上留下了「葉神,恭喜!!」的賀言,後又想起什麼似的翻看起了QQ裡的對話紀錄。

從最初寥寥幾筆的副本攻略文檔,到後來漸漸的能夠聊上幾句,話題範圍也從榮耀、公會、副本逐漸拓展到戰隊和日常生活,你來我往的嘲諷與吐槽:於是他知道了他雖然剛大學畢業不過已經在藍溪閣工作了兩年,是G市本地人;於是他知道了他15歲的時候就為了打遊戲離家出走,有個雙胞胎弟弟叫葉秋……

同樣是頂天之上的大神,對葉修的心態和對偶像黃少天或喻文州的心態完全不同,甚至和對其他榮耀圈大神的心態也不同;藍河沒有去深思細想這之間的差異究竟源自於何,就只當作是因為在網遊裡有過深刻的接觸和體驗——

男人熟悉之後才不會有那麼多的膩膩歪歪,更何況這人……實在太沒下限了,無論何時回想起來都是淚流滿面啊……

看著紀錄裡簡單幾句對話藍河就能夠回想起當時的情境,亂七八糟的幾句什麼藍河保姆藍橋總管要不要來興欣啊未來的冠軍隊!你值得擁有!

於是他笑罵了句滾!冠軍必是我大藍雨的!去打你的挑戰賽吧!

而停留在最末的對話寫著,藍河,來看哥拿冠軍不?

再然後,他拿到了俱樂部門口的警衛大哥轉交給他的一份包裹,地址來自H市,裡頭是一張挑戰賽決賽的VIP票。

寄件人是誰不言而喻。

 

於是他懷抱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從G市跨越了大半個中國到B市來,看那個人站在舞台上接受訪問、接受獎盃,聽見他說,嘉世很強,但我們是冠軍。

 

往後又是另一片天地,是他們都也曾經夢想過卻無法企及的世界,是只屬於少部分人的榮耀,是他應該回去的地方。

以後在網遊裡要再見面的機會應該就會少很多吧。藍河笑笑,看了幾個相關的帖子就關了電腦。

所有人都在說著這是奇蹟,這當然是;多少人說著開心與興奮、說著太不可思議,說著果然是葉神!屌爆了!的話語;他自然也是打從心裡讚嘆著,可又想著,又有多少人看到背後的辛苦呢。

藍河也不敢說自己就有多了解葉修,但他知道、如今那人在台上的風光並不是什麼一蹴可幾的偶然,而是下定決心的必然,所有人耗費多少時間為了這個結果辛苦努力。俗話說的,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於是最終他也就只留給對方一句恭喜,多餘的其他對他而言毫無必要。

 

——他必將獲得他一生的榮耀。

 

 

6、

 

等藍河休完假回到G市、踏進公會部門的辦公室時愣是被裡頭的肅殺之氣給嚇了一跳。

「老筆?怎麼了?又有野圖刷新了?」問了問整個辦公室裡唯一一個看起來表情不是那麼可怕的人,筆言飛也顧不上多說,只拋給藍河幾個字:「卡佩希懸崖的羅拉出了!」

「就來!」

可惜昨天下線前藍河帶團下的本離卡佩希懸崖挺遠,出本後又直接將藍橋春雪停在的副本門口外,那位置和卡佩希懸崖幾乎可說是距離最遠的對角線兩端,這下想到卡佩希懸崖還得先趕回最近的主城傳送到南端的城市,再一路飛奔過去——路途可不是普通的遙遠。

轉過頭去看隔壁春易老的螢幕,畫面中一片飛沙走石,顯然是已經開戰了。

「仇恨在誰手上?」

「我們的,剛從呼嘯山莊手上搶來,仇恨有點亂,葉神還帶了一群人來亂。」

「又是那個公會聯盟?」

「對,但這次似乎只有義斬的幾個職業選手,還有興欣全隊。」

「……」

藍河嘆了口氣,說好的回到職業聯盟呢?!他無奈地重新將視線放回自己螢幕,對話的幾秒鐘時間正好足夠讓藍橋春雪登入完畢,連忙操控角色趕往卡佩希懸崖,那裡現在可是一片混亂中。

全榮耀的地圖他閉著眼睛也能分毫不差地畫出一張來,什麼地圖是什麼樣的環境藍河也是了然於胸,他一邊分心關注戰場上的情況一邊趕著路,對於現下的情況很快就有了個底,一個戰術也在腦海中漸漸成形。

剛傳到最近的主城就看見幾個人從自己身邊跑過,匆匆一瞥、角色頭頂上的公會字樣幾乎都被隱藏起來,估計是想偽裝成路人進入卡佩希懸崖,雖然彼此知根知底的情況下這種作用並不大。藍河也不去理會,反正藍橋春雪這名字在神之領域裡大概也可說是無人不識無人不曉,誰不知道眼前人是藍溪閣五大高手之一?再把公會名字隱藏起來也太做作,倒不如就大大方方的放出來讓人看吧。

也不管那麼多了,藍橋春雪確認了前進方向便一刻不停的往前跑,確實是卡佩希懸崖的方向,但在到達海崖前的一個小分岔口時他卻轉向了另一條路。

這條道路並不算隱蔽,只是看起來荒涼得多,同樣是可以到達沙漠的路途、但相較起左邊的大路這條路徑距離較遠,長久下來就少有玩家會走到這裡來,後來某一次改版後遊戲的美工人員乾脆將這條路的週邊景色修改過,遠遠看去就是一片荒涼破舊的景象,就像是條廢棄多年的老山道,晚上跑起來還挺陰氣森森的,頗有那麼一回事兒。

老山道的四周長滿了荊棘和灌木,藍橋春雪在路上走得並不快,偶爾還會停下來四處張望;很快的他便朝某個灌木叢中衝了進去,沿途帶動了不少樹葉,摩擦聲在耳邊沙沙作響。

跑了一小段的上坡路後狹小的視野豁然開朗,藍河不合時宜的想,其實這裡還挺適合帶妹子來的: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風兒輕柔地吹,並肩看遠方海天同一色……風景美如畫,簡直就是世外桃源——若是能忽略掉山坡下的刀劍廝殺和天空中時不時出現的蕈狀雲就太完美了。

耳機傳來刀劍相撞的噹噹聲響和嘶喊聲,就像戰場,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有誰從哪個方向衝來就往自己脖子抹一刀——嘩啦一聲,血花四濺。

 

 

7、

 

只是藍河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自己意外發現、網路裡幾乎找不到的小山道居然也有別人知道,還直接佔據了小樹後方的位置。

要不要乾脆在這把他殺了?這人還是興欣的,但沒道理我都走到這裡來了他卻沒發現啊?難道對方沒帶耳機?……

看著已經根據系統設定做起待機動作的戰鬥法師,藍河內心閃過一排一排的字幕,心裡兩隻小藍橋一黑一白:無緣無故就把人殺了算什麼英雄好漢?

——站在這裡明顯就是為了BOSS而來的好嗎?別忘了你也是來搶BOSS的!

——做人不能太過分,還是要講道理的……說不定人只是路過,湊個熱鬧!

——你騙誰呢,這麼偏僻的地方還能有誰會路過?就直接殺了吧反正他人也不在現場。

——一言不發就殺人,有損我身為藍溪閣五大高手的形象好嗎!

還沒等兩個小人爭辯出個高下,對方就已經回來了,說話的語氣還該死的熟悉:「唉喲,這不是那誰嗎,你也來啦?」

耳機那端傳來的聲音欠揍的可以,藍河內心的白眼已經翻到天邊去了,「大神,你不在下面指揮,跑來這幹嘛啊?」

「指揮搶BOSS啊,誰說指揮一定要在下面?倒是小藍啊,反正都被發現了,要不咱們合作吧?」

「……」

「你們最近搶暗夜系的BOSS搶得挺兇啊,索克薩爾裝備又要升級啦?考慮一下合作吧,呼嘯這次也挺拚的,這BOSS的仇恨在他們手上,跟哥一起你們不吃虧啊。」

「……」

雖說這次的BOSS是呼嘯山莊先發現的,不過藍溪閣到的也不算晚,BOSS的仇恨還不太穩固,兩家始終爭奪不下;後來多了興欣和義斬,雖然都是職業選手但礙於人數懸殊威脅不大,葉修的態度看起來也比較像是來添亂的,讓藍河有些看不懂現在的情勢。

直接請示了春易老,他想了想,問了句,「他的條件是什麼?」

「他說,羅拉爆走後連續攻擊他的右手18下會掉落『安培西的定情戒指』,他要那個。」

「……就這樣?」

「對,就這樣。」

安培西的定情戒指……那可是榮耀論壇裡號稱十大稀有物品之一,從一區開服以來幾乎每個區都只出現過不到五個,再加上它的故事,讓這個戒指非常搶手,號稱只要拿著這個戒指和心儀的對象求婚就一定能夠成功。

然而由於安培西的定情戒指實在太過稀有,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成對的另一個「羅拉的定情戒指」,它是卡佩希外海的一個15人副本關底BOSS的掉落,相比起來掉落率可就高多了,屬性也不差,大多數拿不到安培西戒指的人都會改成用羅拉的戒指替代,反正兩個戒指本來就是成對的。

 

葉修這次開的條件並不高,甚至相比起以往可說是便宜許多,葉修甚至一開始就表明了「連續攻擊羅拉右手18下」這個他會自己完成,藍溪閣只須幫他穩好仇恨歸屬和把血線壓到10%以下就行;對藍溪閣而言這並不困難,而且還能保證搶到這個BOSS,自然沒有放棄這次合作機會的道理。

然而別說春意老了,就連和葉修談判的藍河都有些困惑,究竟咱們葉大神要這玩意兒幹嘛?

還從沒聽說過這玩意兒除了求婚外還有別的功能,可葉神這是要和誰求婚哪?

無法忽略的怪異感受在藍河心底蔓延開來,從沒聽他提起過有過喜歡的對象,他還以為……

 

 

8、

 

有了葉修這個強力指揮,自然是不需要藍河原先的戰術了,藍河操縱著藍橋春雪轉過身就往回跑,去到他本來該去的地方。

原先混亂的情勢在興欣與義斬的成員加入藍溪閣陣營後瞬間變得一面倒,呼嘯山莊的會長馬踏西風一邊罵罵咧咧一邊被興欣公會的包子入侵一技霸王連拳給送出了戰場,失去了指揮的呼嘯山莊成員在其他玩家和BOSS的攻擊下迅速潰敗,最終只能灰溜溜的將BOSS拱手讓人。

而後羅拉的血量不斷降低,40%、30%、15%……

「注意退後!」

 

混亂之雨傾瀉而下。

 

 

9、

 

「噯不是吧高手,不是讓你往後退了嗎,站在這淋雨哪?」

明明就在理應網速最穩定的俱樂部裡,藍河的電腦卻在一瞬間卡住,讓藍橋春雪無法順利往後退、離開羅拉爆走後的混亂之雨範圍,緊接著隨後而來的詛咒之箭更是讓他的血條直接下去了大半。

原本以為就要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死亡,沒想到網路恢復後第一個看到的不是靈魂視角的藍橋春雪,卻是撐著傘站在他身邊、一身花花綠綠裝備的散人,耳機裡傳來的聲響近在咫尺。

抬起視角往上看時還可以看到紅色的傘面與傘骨。

盾型態的傘為兩人擋去了雨和箭,君莫笑還大大方方悠悠哉哉的幫藍橋春雪刷起了小回復術,等血回得差不多了、傘外羅拉的攻擊也結束了,這才收起了傘改成了矛型態,一邊下達了讓其他人都先等候的指令,隨即率先衝向前對著羅拉的右手就是一陣猛擊。

上挑、連突、龍牙、豪龍破軍……君莫笑手中的長矛虎虎生風,彷彿是角色自己有生命在操控一般;貼近、轉身、攻擊、閃避,每一次的攻擊都落在羅拉的右手,這個名為卡佩希的懸崖上彷彿就只剩下了君莫笑與羅拉兩人,單方面的攻擊卻美麗得像一齣精心設計過的表演。

所有的人幾乎都看傻了眼。

沒有人聊天、也沒有人說話,大家都在近距離的感受這也許百年難得一見的場景:旁觀的眾人只能看見君莫笑與羅拉之間單方面卻又難分難捨的纏鬥,只能看見羅拉的血條嘩啦嘩啦往下掉,然而君莫笑的血條卻從未下降。

不愧是葉神……一時之間這樣的感嘆迴響在在場每個人的心底,在經歷過了挑戰賽冠軍之後,網路上鋪天蓋地而來的關於葉修的新聞與曾經創下過的神話再次被挖掘、被記起,而這屏錄也在事後被許多在場參與的人放上論壇,讓葉修的傳奇色彩再被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藍河!幻影無形劍!」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葉修就要這樣一個人殺死這BOSS的時候突然出現了命令,藍河一驚、卻還是立刻衝上前,一連串的攻擊隨即落在羅拉身上,本身就已經被君莫笑攻擊得血量所剩不多的BOSS在兩人默契的配合下居然也就慢慢得被磨到了只剩一層薄薄血皮,然後迎來了倒下前的最後一次爆發。

 

 

10、

 

【818】今晚的卡佩希懸崖……

 

大神不愧是大神,連曬恩愛都這麼與眾不同。

不多說了直接上圖吧。

你們感受一下。

[圖1][圖2][圖3][圖4][圖5]

                               —LZ—

 

這是……葉神?

和藍溪閣的藍橋春雪…………?

                               —8L—

發生什麼事了?

今晚一上WB就被瘋狂洗版,論壇各版也滿滿都是,

誰來給我科普一下?

                               —15L—

樓上連結這邊請,狗糧慢慢吃不用謝。

[視頻]

                               —16L—

聽說居然掉了安培西的戒指?!!!!

那不是幾乎是傳說等級的超稀有掉落嗎?

葉神這什麼人品說掉就掉?!?!?!

                               —25L—

我當時人就在現場,實在沒眼看了。

雨中撐傘什麼的,兩人合作一起慢慢磨掉BOSS血條什麼的,

這哪是搶野圖?

這踏馬的就是活脫脫赤裸裸的秀恩愛啊?!

當我們這幾百號人都是死的?

大神你有本事搶BOSS你有本事別閃瞎我們的眼啊!!

                               —39L—

隔壁技術貼有人翻出了十年前的一篇攻略,上面說「連續攻擊羅拉右手18下就可以達到安培西戒指百分之百爆率」,作者是一葉之秋……_(:3 」∠ )_

搭配那些視頻,你們感受一下……_(:3 」∠ )_

[攻略貼鏈結]

                               —66L—

連續攻擊右手18下……

不愧是榮耀教科書,連曬恩愛都這麼與眾不同。

                               —70L—

不愧是榮耀教科書,連曬恩愛都這麼與眾不同。

                               —71L—

不愧是榮耀教科書,連曬恩愛都這麼與眾不同。

                               —76L—

聽藍溪閣的朋友說,那個藍橋是黃少天迷弟

 

黃少天你的鐵杆粉絲就這樣被葉修拐走了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89L—

樓上這得是多想不開才要去訪問黃少天啊2333333

 

春易老會長,你們五大高手被隔壁興欣公會的會長拐走了,你有沒有什麼話要說?

                               —96L—

春易老:SB滾

                               —96L—

春易老:SB滾

                               —96L—

春易老:SB滾

                               —96L—

所以說……葉神打安培西戒指到底是要做啥啊?

                               —137L—

求婚唄。

                               —138L—

求婚唄。

                               —139L—

求婚唄。

                               —140L—

求婚唄。

                               —141L—

求婚唄。

                               —150L—

藍橋微博放了一張裝備截圖,亮閃閃的安培西戒指在上面嘲笑著我們……

好了大家,洗洗睡吧。

[WB鏈結]

[截圖]

                               —218L—


 

FIN。

 

 

 

什麼叫作死?

一個不會玩網遊的跑去寫網遊就叫作死。

 

好像很無趣的樣子,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寫什麼,拜託不要太深究QAQ

原作參考有,特別是9,哪一段大家應該都看得出來……27章開始,給有需要的人(例如我自己)參考一下~

 

然後其實我只是想寫「在一片混亂之雨中君莫笑撐著千機傘幫藍橋春雪擋雨」這樣的一個畫面而已,

然而先別說這篇文我居然寫了快兩年半(反正我本來填坑速度就慢),

它居然就這樣默默破了萬字,對我這個懶的寫長文的人來說簡直不可思議

總之、謝謝大家閱讀到這,

他們在一起了,我也填完了一個坑,可以安心來睡惹……

 

 

2016/12/15


评论
热度 ( 23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