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維勇】sleeping beauty

☆YOI維勇,一篇看完第十集刺激太大的產物……(炸裂

☆無明顯捏他,但還是建議看完再來看這篇好惹。

☆人生第一次產量這麼迅速ry

 

 

以上

正文:

「勇利,要不要去……」

維克托進房的時候,他那因為比賽的關係而尚未調整好時差的選手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絲毫不被他進門時的動靜給影響;他卻還是立刻噤了聲、放慢了步伐,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

不是沒有看過勇利的睡顏,或者說、他其實很常見——為了讓選手能夠獲得充分的休息,比賽配給選手和教練的房間向來都是一人一間,然而他和勇利卻總是睡在一起,不是勇利跑來他的房間、就是他溜去勇利的房間,用著各種理由:討論隔天比賽的內容、聊天抒發緊張情緒……或者有些時候是,沒有任何理由的、就只是想跟彼此待在一起。

他們會在同一張床上一起陷入沉睡,然後有時候、維克托在半夜裡悠悠轉醒時,會看到他的選手面對著他睡得很熟,圓圓的臉上是放鬆的表情。

於是他便又能夠再次安穩的睡去。

 

可是今天似乎不太一樣——大獎賽決賽的前夕,從抵達巴塞隆納的那刻起便能夠感覺到身旁人不斷傳來的緊張與焦慮,就連現在,明明在睡夢中、臉上的表情也還是顯得不安。

金牌啊。

金牌,這對過去的他而言可說是唾手可得,可對眼前的人來說卻是那麼不容易。

他伸出手觸碰勇利的臉,肉肉的臉頰隨著他的手指施力而微微凹陷,柔軟的觸感從神經末梢傳至中樞,從頰邊、至唇角。

勇利粉嫩的唇微微抿著,維克托輕輕抹過,感受上頭溫暖而乾燥的觸感,他的眼神暗了暗,低下頭、吻上。

先是淺嘗輒止的輕吻,一手撐在枕邊、一手扶著他的臉頰,唇貼著唇廝磨,「勇利……」

他的名字在唇與唇之間輾轉流連,輕輕吐出、而後消逝於唇齒,然後他含住他的唇瓣,輕輕地啃咬。

接著他感覺到有雙手摟上他的肩胛,迎合他的吻、甚至伸出了舌學著他的動作描繪他的唇線,兩頰透著淡淡的粉,小小的害羞和大大的堅定。

 

於是他想起了那廣為流傳的童話故事,他想,原來童話也有成為現實的可能。

 

FIN。

 

 

 

 

 

 

 

 

……yuri真的太可怕了,每集都有新爆點,看看這集、連訂婚戒指都有了,真不曉得除了開車官方還有什麼辦不到……

說不定哪天就真的開車了也說不定,技術性拉燈嘛ry

 

 

 

 

评论 ( 3 )
热度 ( 106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