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葉藍】故夢

☆全職葉藍,現代AU,靈異向。挾帶一點點微到不行的喻黃私貨。

☆幾百年沒更新沒寫文了手生的不行,還ooc,姑且著看吧。

☆雖然標題來源和bgm都是橙翼的《故夢》但其實並沒有什麼相關聯←

 

 

以上

正文。

他陷落在那個黑色的空間裡,往下墜、往下墜、往下墜。

遠遠的似乎有人在唱著悲傷的歌,卻聽不清在唱些什麼。

接著他會跌落在一個很厚很柔軟的軟墊上,然後醒過來。

 

 

又是那個夢。

 

我從夢中驚醒,腕上的錶顯示的時間是十二點。距離我躺上床也不過才一個多小時。

坐起身抹了抹並不存在的冷汗,這個夢我已經夢過了許多遍,一樣的內容、一樣的歌聲,短暫到來不及辨別便會醒來。

……夢境裡的那個人,到底想做什麼呢?

 

這不是我第一次夢到這奇怪的夢了。

第一次夢見時不過才五、六歲,小小的年紀對於自己不斷在下墜的情形特別害怕,驚醒之後坐在床上哭了好久,連母親都被我的哭聲驚醒了,抱著我不斷安撫著;那之後便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再做過這樣的夢,直到上了初中才再次夢見,十多歲的年紀、又有了上次的一點點印象,至少是沒再嚇哭;接著又斷斷續續地夢過幾回。

每次都是一樣的夢境、一樣的墜落,後來的幾次我發現停留在軟墊上的時間似乎越來越長,感知也越來越鮮明:那似乎是很高級的某種布料,非常柔軟、滑順,非常的大,也足夠厚,足以承載我全部的重量也不會凹陷。

冥冥之中能感覺到似乎有人在夢裡看著我,而那個人、並無惡意。

幾次之後我便也不再害怕這個夢,能感受到對方並沒有要傷害我的意思,似乎就只是想要看我一眼、再多看一眼,於是停留在夢裡的時間漸漸的越來越長,卻還是短暫的彷彿只是一個眨眼的時間。

有些時候在做過夢的隔天還會覺得精神好了許多,就像是經過了一個深沈的休眠一樣,特別是在激烈的球賽、或是特別重要的考試之後,這種感覺特別明顯。

於是我便沒有太過在意。

 

直到某一天,家裡來了個親戚,據母親的說法是從我小時候便舉家移民到國外的表親,也難怪我沒什麼印象。

那是個蓄著鬍子的大叔,說是我的表叔,叫魏琛,外表看上去倒是長我沒多少歲,從爸媽對他的態度看來還頗是尊敬。

他一看見我便露出了個饒富興致的表情,把我拉去一邊:「小朋友,老夫問你個問題啊,你是不是常夢到什麼奇怪的夢?」

被他這問題嚇了一跳,我點頭、並把夢的內容說給他聽,他聽完後又再次露出了個意味不明的表情,又問:「你害怕嗎?」

我想了想,搖搖頭。

除了第一次因為年紀還小還會感覺到害怕,後來感覺到對方沒有惡意之後便未曾怕過,魏琛便笑了,「真是便宜葉修那老鬼了……跟你解釋一下吧,你夢到的人是你上輩子的愛人,他死後放心不下你一直看著呢。」

「別怕他啊,他不會害你的。」

我被他的話嚇到了。

上輩子的愛人,死後放心不下,投胎了也還眷顧著——這樣的故事聽起來像極了班上女同學愛看的什麼小說,不現實得很,某方面來說卻又覺得浪漫。

「……我能,見見他嗎?」

脫口而出的瞬間,有個人影在腦海中一閃而過,那感覺就像是夢中的那個人,總是帶著十足慵懶的笑,卻是那麼強大的存在。

魏琛側過臉想點煙的手愣在了半空中,他轉過身,非常嚴肅的從頭到腳打量了我一遍,沒說話。

 

「你還真的沒什麼變。」

他狠狠的吸了口菸,才開口,「你過幾天就會見到他的。」

 

 

那個叫魏琛的男人沒待太久便離開了。

母親似乎很不捨,拉著他講了很久很久的話,看得出來父親也是,但他似乎不能久待,臨走前看了我一眼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然後我便夢見了那個叫葉修的人。

 大約是在魏琛走後幾天,夜裡我又再次做了那個夢,不同的是這次墜落到軟墊上後停留的時間更長了,那首總是聽不清楚的歌謠也變得清晰起來。

低沉又溫柔的嗓音由遠而近,接著我感覺到我身後站了一個人,我站了起來,那軟墊便消失了。

「……藍河。」

我聽見他這樣喊我,似乎是我上輩子的名字,轉過身、他就像我想像中的那個樣子站在那裡看著我,神色慵懶、眉宇之間卻透出一股渾然天成的傲氣。

那模樣、熟悉的彷彿我就這麼看過了一輩子。

「葉修。」

 

他笑得那麼溫柔。

 

FIN。


 

 

 

 

連我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靈感來源來自這兒:https://www.dcard.tw/f/marvel/p/224263895

 

看了看雲端硬碟,上一次寫的稿是半年前,上一個開個坑是一年前……而距離我上一次更新都已經過了九個月。

估計也是種近鄉情怯,真的是太久沒寫了都忘了怎麼動筆。

補上一點點後續,以及,文裡雖然沒提到不過還是有這麼一丁點兒的小設定,當作彩蛋吧:

 

 

葉修說,他們一定會再見面。

他想啊想、盼啊盼,沒盼來什麼意料之外的驚喜,卻先等來了高考。

這次不再有葉修在夢裡若有似無的安撫,考前那晚許博遠緊張的睡不好,隔天早起時掛了兩顆大大的黑眼圈,看得他媽是一陣心疼,攬著他的肩膀唸叨了好久的考完以後要來好好補補身子,唉孩子的爸你看看你看看,都瘦了,哎唷可真心疼死我了,誒誒小遠高考嘛就當作平常模擬考了,別緊張啊別緊張,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啊……

而他爸在一旁笑得溫文,說好了,該出門了,再不出門可就真要遲到了。

 

等他終於考完、踏出考場,喘了口氣轉過頭打算和一旁的朋友互相道個喜,卻看見了那個魂牽夢縈的人。

——即使相隔萬千人海,我卻仍在第一眼就認出你。

 

……如此言情的玩意兒一定不是我寫的!!!(抱頭

 

最後的最後:

黃少:靠靠靠靠靠!!葉不修你這陰魂不散的快還我家小藍來啊!

葉修:呵呵。

 

 

沒了。

 


评论
热度 ( 7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