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葉藍】指尖吻

☆原作向已交往同居設定,大概是個怨念自己怎麼不是個畫手的小段子。



長年敲打鍵盤的指腹長了一層薄薄的繭,卻因為主人細心的保養而不那麼粗糙,觸摸上去時蘇麻的觸感從指尖傳來,引起一陣細微的顫慄,從指尖、直衝大腦。

剛洗完澡的皮膚上還殘有點溼潤感,他抓起葉修的手腕,將整個手掌移到自己面前——執起手指放在唇上,輕輕摩挲,享受粗繭滑過帶來的異樣麻癢感。

為了不影響操作他的指甲總是修剪得短而圓潤,形狀姣好而骨節分明的手指壓在粉色的唇上,甲緣微微探進唇與唇之間,然後伸舌,一點一點、從指尖到指腹,舔得濕漉漉。

睜著一雙溼潤得像什麼小動物一樣的眼看著葉修,藍河可以感覺到葉修忽然之間變得粗重的喘息,他一直都知道葉修的手是他的敏感帶——視覺和觸覺的雙重衝擊,每次他吻起葉修的手的時候他總是特別難耐。

「……藍啊,哥的手就那麼好吃嗎?」感受著藍河的舌在食指指腹上輕柔地打轉,不知哪天開始這人愛上了他的手,從一開始的摸摸蹭蹭到後來乾脆整隻抓來舔,雖然老是舔著舔著就不小心滾到了床上——抽出還在藍河手裡的右手改而扶助藍河的臉,葉修傾身吻了上去,然後毫無阻力的探進藍河的口腔,捲起軟舌勾引。

「嗯……」溢出幾聲輕哼,分開之後藍河還貼著葉修的唇:「別做太久,晚點還要帶團下本……」

「哥的魅力居然還比不上副本?真是太讓人傷心了啊藍河大大。」

 

FIN。

 

 

 

 


拉燈!(幹

 

 

不知多久以前開的坑了,整理資料夾的時候翻到一堆寫了一半卻早就忘了大綱是什麼的文,幾百年沒更新了姑且填一填吧,證明我還活著←

 

七月底還有一場大考,咱八月見!

 

 

 

 



评论
热度 ( 17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