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黑花】海棠花下死

☆盜墓黑花,真難得還有參與話題的一天以及,一時之間真的回想起好多以前愛過的cp啊QQ

☆同時是n久以前未完的《詩集三十題》18.唯美的譯者,存心把世界譯錯,雖然內容跟原詩完全無關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跪

 

  道上盛傳,那神秘的黑瞎子罹了癌,腫瘤已轉移至了骨髓。

  有人嘆,「做咱這行的,沒死在斗裡、沒被人害死便已是奇蹟,病死?」

  「那堪稱是最好的死法了。」

 

 

 

        《 海 棠 花 下 死 》

 

 

 

  黑瞎子曾笑著問解語花道,花兒爺,你知道瘤是如何來的嗎?

  解語花一愣,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麼?」

  「癌細胞啊,」那人一如既往的坐在窗櫺上,叼著根菸卻沒點燃,擱在身側的右手在木製的框上輕敲。解語花觀察了一陣子,不是摩斯密碼,倒像是什麼歌的節拍。

  看著他的時候似乎能從他的墨鏡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而黑瞎子自顧自地道:「基因異常突變,致癌因子被活化、抑癌基因失去功能,然後異常的基因在一次次的複製分裂中累積成為異常的細胞,持續增殖,最終便形成腫瘤。」

  「所以?你想告訴我什麼?有人想窩裡反,而你覺得我壓制不住?」說著他便勾起冷冷的笑,想反水的伙計他遇得多了,解當家這位子、這人,走過都帶著血腥味。

  但黑瞎子只是笑笑,「哪能哪,解家這幾年一直挺穩定的,當家的您應當比我更了解才是啊。」

  暗黑色的視野裡只有一抹淺淺的、淺淺的粉色,緊緊霸去他所有能量,茁壯、茁壯,成為心裡一塊除不去的癌。

  他早已忘了是什麼原因讓他遇見他,卻永遠記得,那一眼、那一剎,一身浴血的人毫無預兆的闖入他的眼,從此他的人生便多了那麼一個人——襯衫粉得像是用血染就,一雙眼凌厲如最鋒利的刀,彷彿就在他的基因序列裡嵌入另一段密碼子——刺激、刺激,一次又一次的接觸彷彿起了什麼化學變化、又或者供應了什麼養分,回過神來時便已成了如今這般模樣。

 

  而那究竟是什麼呢。

  說不清、道不明,亦無法言說的—— 。

 

  *

 

  他從看見他的那一刻起便深知,自己必不得善終。

  深入骨髓。

 


 

FIN。

 

 

 

 

我還記得我黑花還有這個坑還沒填完,筆記本裡也還有一篇正劇向的文還沒寫完,不曉得我哪一天有空填完呀。

 

關於「唯美的譯者,存心把世界譯錯」的部份,我知道余光中原詩不是這樣的意思、斷劇也不是這樣斷,

不過既然題目如此那麼我也姑且這麼理(腦)解(洞):

就如同文內所提到的,把這個「譯」視成DNA的轉譯,然後經過一些事、漸漸有情愫滋生,宛如腫瘤成長擴散,而終究愛(癌)入骨髓。

 

想表達這樣的意思,不曉得能不能讓人看懂……_(:3 」∠ )_

原題form here:http://ww3.sinaimg.cn/large/bc951f39jw1e57r1t0hlkj207n0gj0uc.jpg

 

 


评论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