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張安】綿綿

☆順道帶喻黃盧劉肖戴玩玩!


最近榮耀圈裡瘋狂流傳著這麼一個話題。

「欸妳聽說了嗎,張新杰和安文逸在一起了。」

「安文逸?誰?」

「小手冰涼啊,興欣那個牧師。」

「噢,妳說他啊……等等!妳說安文逸?興欣那個短板牧師?那個擊倒了一槍穿雲的那個牧師?」

「對,就是他!」

「臥曹!怎麼可能!我不信!」

「我本來也不信,但之前有人拍到他倆一起去逛超市的照片了、還貼上了論壇,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完全就是散發出一種『我們同居中』的氣場……妳等等啊我記得我有存圖片,找給妳看……」

「……臥曹!這種老夫老妻般的居家感!說結婚了我都信!」

「是不是!這看在霸圖粉眼裡真不知做何感想……」

「哈哈哈妳太壞了!沒聽過不是冤家不聚頭呀?說不定就是因為他倆一個霸圖一個興欣才會在一起呢?」

「哎搞不好真是這樣,之前論壇裡那個興欣分析貼裡不就扒出小手冰涼以前是霸氣雄圖精英團的了嗎?當時那些霸氣雄圖的人臉色多難看啊,把葉修和安文逸都黑得不知道變什麼樣了。」

「就是,我還記得那陣子霸氣雄圖的一看到興欣的就是直接撲上去一頓猛揍,簡直就是,唉,世界大戰啊。」

「榮耀裡世界大戰還不多了去?之前微草劉小別被藍雨盧瀚文告白那時候也是,網遊、論壇裡到處都是兩家粉絲在掐架,害得我那陣子開遊戲都把世界頻道給關了。」

「我也是……不過後來劉小別不是承認和小盧在一起了嗎?好像還有人去關愛過劉小別誘拐未成年少年之類的問題?後來怎麼解決的啊?」

「噢對對對,那件事後來就……」

 

安文逸放下手中的書本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默默地從背包裡拿出耳機戴上。

那兩個嘰嘰喳喳討論不停的人直到電車到站、下車了也始終沒發現她們八卦的對象之一就做在她們隔壁,聊得非常忘我,話題更是從張安盧劉一路聊到喻黃周江,再繼續延伸到她們身周共同認識的朋友和其他作品。

……真是夠了,他無奈的想,這都已經是他第幾次聽到別人在談論他和張新杰在交往的話題了?

這兩人的對話都已經算好了,安文逸想,雖然就在Q市的地盤上但這兩人大概不是霸圖粉,要是忠貞霸圖粉的話估計早就拍桌大罵了。

會引起這麼軒然大波其實也無可厚非,一個興欣一個霸圖,這兩家的粉絲因為葉修的關係在網路上從來都是吵得不可開交,恩怨之深還得從嘉世王朝最初時候說起;還有他一個短板治療,對方可是聯盟第一牧師、24個全明星裡唯一一個奶,會看上自己?這句話要是擺在之前,老實說,冷靜如安文逸,別說別人了、連他自己都不會相信。

可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還真的發生了,還發展的如此順其自然。

當然這一且還得從葉修說起——噢,又是葉修。

 

(某年某月某日的職業選手群)

君莫笑:張新杰在不?

鸞輅音塵:葉修大大在這時間點找張新杰大大……噢,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摀嘴笑

生靈滅:小戴……

鸞輅音塵:隊長對不起我先去睡了!隊長晚安!

石不轉:什麼事?

君莫笑:明天晚上八點,有空沒?我們來切磋一下。

石不轉:……

石不轉:我和你?散人和牧師?

君莫笑:當然不是,哥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嗎?

君莫笑:牧師和牧師,你和小安,指導一下我們的新人唄。

石不轉:……

生靈滅:……

王不留行:……

大漠孤煙:……

百花繚亂:……

風城煙雨:……

笑歌自若:……

一槍穿雲:……

無浪:……

花繁似錦:……

鬼刻:……

夜雨聲煩:擦擦擦葉修你這個不要臉的你好意思嗎好意思嗎!!找張新杰陪練這算什麼回事啊老韓老張你們能忍嗎能忍嗎肯定不能忍的吧連我這藍雨的都不能忍啊!!!隊長隊長你看看這葉不羞你能忍嗎!!!

小手冰涼:……

靈魂語者:……

索克薩爾:……

冷暗雷:……

再睡一夏:……

斬樓蘭:……

君莫笑:嘖嘖你們這群人,什麼反應啊,不就找個陪練嗎。

夜雨聲煩:握操有你這樣找陪練的嗎!!!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找你的散人陪練啊嘖嘖嘖廢話不多說競技場走起!PKPKPKPKPKPK!!要來的+1!!!!

索克薩爾:嗯,不能忍。

百花繚亂:+1

王不留行:+2

生靈滅:+3

無浪:+4

再睡一夏:+5

冷暗雷:+6

大漠孤煙:+7

風城煙雨:+8

……

逢山鬼泣:+50

石不轉:我要睡了。

君莫笑:你們這群人真是,全部集火我啊?

無浪:這不是葉神實在太嘲諷了嗎。

鸞輅音塵:太嘲諷+1

逢山鬼泣:太嘲諷+2

王不留行:太嘲諷+3

百花繚亂:太嘲諷+4

生靈滅:太嘲諷+5,小戴你怎麼還在……

索克薩爾:太嘲諷+2

小手冰涼:太嘲諷+6

鸞輅音塵:……隊長我就刷一下!馬上就去睡了!

海無量:太嘲諷+7

君莫笑:文州啊,你這手速實在是……

石不轉:我要睡了,沒空。

君莫笑:所以不就約了明天嗎。

君莫笑:你沒反對那就是答應啦,小安記得啊,明天8點競技場!

小手冰涼:……

石不轉:……

大漠孤煙:……

海無量:……

無浪:……

夜雨聲煩:…………………………

王不留行:……

靈魂語者:……

槍淋彈語:……

笑歌自若:……

君莫笑:好了啊大家也都洗洗睡了,沒看見咱張新杰同志都要睡了嗎!向他看齊啊各位同志們!

夜雨聲煩:靠靠靠靠靠葉修你好意思嗎好意思嗎好意思嗎人張新杰那是不想理你好嗎好嗎好嗎怎麼能有人如此嘲諷呢大家明天8點競技場見啊有空的都來!!!集火那個葉不修!!!來PKPKPKPK!!

索克薩爾:少天,該睡了^ ^

夜雨聲煩:誒好啊好啊隊長隊長等等我啊我馬上來!

鬼燈螢火:……不明覺厲。

風城煙雨:……細思恐極。

鸞輅音塵:……喜大普奔。

索克薩爾:呵呵。

 

而那一整天下來,饒是安文逸這樣冷靜理智的人,面上裝得再無關緊要若無其事也難掩心中得緊張和期待,卻不斷的在心裡告訴自己:不可能的,自己的偶像怎麼可能因為一句話就真的來和自己切磋,別癡心妄想了安文逸……

於上,當天晚上八點,張新杰操作的石不轉準時進入已建好的競技場房間時,安文逸真的震驚了。

近距離圍觀大神的經驗雖不是沒有但次數也是屈指可數,更何況眼前這人是張新杰啊!可是霸圖的副隊長、自己的偶像啊!

安文逸完全愣在電腦前,而就在他發愣的空檔,其他職業選手也紛紛登了進來——競技場是安文逸建的,房間號是葉修直接發上職業選手群的,訓練結束後一群閒得蛋疼的職業選手紛紛順著群裡的房號衝進網遊裡湊熱鬧,一個又一個的神級角色又在世界頻道裡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

就兩個牧師乾站在那實在也沒什麼好切磋,在黃少天的大肆刷頻和其他人的起鬨下直接演變成了一場大亂鬥——石不轉和小手冰涼一人一邊,其餘的人隨機組隊打團隊賽。

這場面儼然就是一場全明星週末。

安文逸稍微一思考也就明白了葉修在想什麼,找張新杰切磋固然也是其一,但更重要的還是訓練他的反應,用各種隨機的組合來模擬賽場上可能會遇到的情形,意識和操作都得同步跟上才有用處,否則也不過就只是徒留遺憾罷了。

——既然再不像過去夏休期間那樣有那麼多職業選手主動出現,那麼就換我們主動去把職業選手找來吧!

於是競技場外的世界頻道腥風血雨,競技場內的公眾頻道血雨腥風:「葉修你的散人呢來PKPKPKPKPK你以為你退役了就沒事了嗎下來打一場啊PKPKPK!!啊啊啊李軒你別跑看我的三段斬!落英式!拔刀斬!落鳳斬!」

「張佳樂你的百花式打法真的太兇殘了……我都看不到螢幕了!」

「方銳你多大仇!就只攻擊我一個!」

「牧師加血加血加血!別發呆啊我都快被集火死了!」

「壓力山大啊!」

……其餘沒下場的職業選手們三三兩兩落在觀眾席上圍觀底下已經開始亂了套的大亂鬥,對某人的口頭禪深表贊同。

 

「打得不錯,就是有幾個點需要再稍做加強。」

雖說如此、但一群職業選手們還是挺樂在其中的,玩得不亦樂乎。隨機組隊輪番上場,那些平常站在對立方的人忽然之間就成了自己的隊友,而平常配合慣了的人卻成了攻擊的對象——於是偶爾也會有攻擊錯人的狀況發生,幸好還有同隊豁免,但仍少不了幾聲抱怨,而後又引起眾人大笑。

不過、反正遊戲嘛,又不是正式比賽,輸贏倒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那一天的亂鬥持續了整整三個小時,直到張新杰睡覺時間到、下線了為止;末了離開前還不忘此行的目的,提醒了安文逸幾句才下線離開。

而眾人這才紛紛想起今日他們一大群人聚集在這的原因,頓時對著(被逼著)下場加入混戰的葉修又是一陣集火,也不管有沒有同隊豁免、是不是真能給他造成什麼傷害的問題了。

(後來隊長楚雲秀非常瀟灑豪邁的直接將葉修踢出了隊伍。全程在螢幕外圍觀的陳果笑得岔了氣,給楚雲秀點了一排讚表示這實在太解氣了!)

正主都走了其他人也就沒什麼繼續的興致,一個接一個的下線、退出,直到所有人都退出房間而競技場自動關閉,這場鬧劇才算正式結束。

 

然而他和張新杰的緣份卻沒有就此結束。

也許真的是因為一場突發事件讓原本毫無交集的兩人因為葉修而開始有了接觸,那之後兩人交換了QQ號,從牧師聊到副本從網遊聊到戰隊從榮耀聊到其他日常生活大小事……兩個性格同樣理智冷靜得人聊起天來意外合拍,對許多事的看法也極度相似,相處起來的感覺就像是認識許久、非常熟悉的朋友一般。

漸漸地就熟稔了起來,那一天興欣主場迎戰霸圖,張新杰前一天就在QQ上敲他:明天結束後,我有話對你說。

安文逸疑惑,有什麼事不能在QQ上說非得要當面講?卻沒有問出口,只回對方一句好。

最終仍是霸圖勝,葉修退役離開後的興欣明顯還不夠成熟,還不足以抵擋這些已經在職業圈裡翻滾奮戰多少年的戰隊與選手,多少興欣黑都在等著看興欣被刷下職業聯盟,一場又一場不厭其煩的嘲笑著失去葉修的興欣果然弱得不堪一擊——就算得到過總冠軍又如何?沒有了葉修就什麼也不是。

賽後的記者會上自然也針對興欣這幾場常規賽的敗多勝少不斷進逼,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的蘇隊長對著鏡頭揚起了女神式的微笑:「葉修沒有離開興欣,他仍是我們的指導教練。」

「興欣不會倒,興欣會接下去走得很遠、很遠,因為這是我們的榮耀。」我們會變強,會靠著自己的力量成長,直到「興欣」兩個字不再頂著葉修的光環也能夠走得更長、更遠。

而張新杰這麼說:「興欣今日的表現完全值得給予肯定,團隊賽上隊友間配合得非常好,小手冰涼的治療和干擾也非常到位,的確帶給了我們不小的麻煩。」

曾經被不斷攻擊、弱點被不斷放大的新人牧師、邊緣隊友,如今也成長到了足以威脅他人的重要角色。那是他自己努力所贏得的結果,即使走得有些慢,卻也一步一步到達了他嚮往的位置。

他向來欣賞這種毅力與堅持,這段期間QQ上的相處讓他對安文逸這個人有了更深入的認識,他想,他的確是受到了他的吸引。

 

於是他說:安文逸,我喜歡你。是想和你交往的那種喜歡。

 

/字數4015/

 

FIN。

 

 

 

 

 

什麼我張安居然如此順利的寫了四千字,可是我葉藍卻卡稿中!

 

手寫稿寫得異常順暢,路人的對話體和選手們的Q群刷頻也寫得毫無壓力滿心愉悅,

說不定我哪天也能挑戰一下論壇體……

 

以上,感謝鍵閱!


评论 ( 9 )
热度 ( 62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