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雙花】鷹與雁

☆命名無能,盡量不OOC!

☆死掉的文筆與死掉的生物學←

☆蹭個TAG。


  

  1、

  張佳樂是一隻大雁,一隻沒跟上腳步南飛的大雁。

  一個人,有些寂寞的被留在了北方。

  北方一點也不好,張佳樂想,北方的冬天好冷,寒風刺骨、還會下雪,同伴們都飛到溫暖的南方去過冬了,只剩下自己一個人被留在北方。

  食物越來越少了,秋天結的好多果實都被其他動物搶光,囤積起來了。

  從來沒有在北方度過冬天的張佳樂有點慌亂,怎麼辦呢、冬天就要來了。

  

  

  2、 

  「喂。」

  

  找不到足夠的食物填飽肚子,在田野間來回飛行尋找的張佳樂停在水邊休息,彎下脖頸梳理胸前的羽毛,想著等等要往哪個方向飛呢。

  然後他聽到有人叫他,轉過頭一看,是另一隻停在水邊修整的鷹,漆黑油亮的羽毛看起來很漂亮。眼睛也是很深很深的黑色,彷彿看不見底。

  張佳樂嚇了一跳,看不出對方的意圖——難道自己跑到他的領地來了——想後退、想飛走,卻在對方的注視下覺得有些無力。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他朝這邊走了幾步,站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看著這隻應該已經跟著同伴飛到南方過冬的大雁,有些困惑。

  「我……沒跟上其他人的腳步。」

  「你有在北方過冬的經驗嗎?」

  「沒有……」

  「不怕餓死?冬天的北方可沒有嫩葉或幼芽。」

  「……」

  眼前的鷹想了想,對他這麼說:「那你就跟著我吧,我帶你。」我出去獵捕動物的時候你就跟著,小動物多的地方應該還會有大雁能吃的幼葉或食物。

  張佳樂想了想,最後說,好。

  

  

  3、  

  那隻鷹說,他叫孫哲平。

  他從出生起就一直住在這裡,從來沒有去過南方,每年看著那些候鳥成群結隊的飛來、又飛走,漸漸的也在想,南方究竟是什麼模樣呢。

  他說這話的時候張佳樂正低著頭啄食掉落在田裡的米粒,聽見孫哲平這麼說便停頓了下來。幾天的相處讓他知道眼前這隻鷹其實人挺好,眼神銳利、捕食的時候很凶悍,但並不壞,其他時候甚至可以說是很溫柔。

  也是,願意收留一隻落了隊的孤雁的鷹肯定是溫柔的。

  前幾天孫哲平帶著他來到了附近的農場,農田裡到處都是人類收割時掉落在地上的穗粒,遍地都是。

  張佳樂很開心,畢竟入秋後的北方就很少再有這麼多的食物了——就算跟上大部隊到了南方,那裡的食物也未必夠這麼多雁分食,更何況他們還要哺育後代。

  那是他被留在北方後第一次吃了這麼飽。

  

  「南方啊……」張佳樂拍了拍翅膀,試著回憶過去在南方看到的景色:「南方很溫暖,一點也不像北方那麼寒冷,而且很漂亮,就算是冬天也可以看到花開,樹和草常年都是綠色的。」

  「春天的時候還可以看到花海,一片草原裡盛開著各種顏色的花,非常漂亮!」

  他歪著頭、絮絮叨叨的說著,孫哲平就站在一旁、聽得很認真的樣子,就像平常獵捕小動物時那樣專注,卻少了一股狠戾。

  「在那裡也可以看到很多小動物,有兔子松鼠還有雞、還有其他很多和我們一樣一起到南方過冬的鳥,大家湊在一起的時候也很熱鬧,晚上還可以聽到青蛙呱呱叫。」

  「你一定也會喜歡那個地方的。」

  黑色的鷹跟著雁看向被山遮擋住的方向,他想、他一定很喜歡那裡。

  

  

  4、  

  鷹和雁大多的時候都在一起。

  冷冽的北風越來越強勁,孫哲平說、冬天的北方是會下雪的,你看過雪嗎?

  「沒有,可是我聽媽媽說下雪的時候整個農田和水塘都是白色的很漂亮,可是也很冷。」

  「嗯,下雪的時候真的很冷,所有的小動物都會躲起來,小草也會被雪覆蓋,到時候要找食物就很困難了。」

  「那要怎麼辦?」聽見鷹這麼說、張佳樂轉過頭去看他,雖然緊張卻不害怕,他相信孫哲平一定有辦法的。

  你看,孫哲平就這麼說了:「不用怕,跟著我就對了。總有辦法的。」

  

  於是他們在那個夜裡迎來了今年的初雪。

  總是在秋天就離開、春天才飛回來的大雁從沒看過雪,只是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問過媽媽為什麼我們要在這個時候往南飛?留在北方不好嗎?

  媽媽說,因為冬天的北方很冷很冷啊,小草都躲起來了,我們沒有東西吃只好飛到溫暖的南方來,這裡還會有很多食物,這樣我們才可以度過這個冬天。

  等到春天的時候我們再飛回去,那時候小草們又會出來迎接我們。

  似懂非懂的小雁點點頭,跟在父母和兄姐身邊,振著翅膀飛呀飛。

  然後休息的時候媽媽會告訴他,很小很小的時候從她的媽媽那兒聽來的故事,關於冬天的北方是什麼模樣。

  那又是從很久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故事。

  

  

  5、  

  張佳樂醒來的時候看到的是整世界的銀白。

  下了一整晚的雪已經停了,樹梢、農田、湖畔,就連他們棲住的巢和他們自己都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雪,孫哲平就站在他旁邊,用尖尖的喙刨掉積在他身邊的一圈積雪,看他被雪封住凍得發抖的樣子,想了想,張開寬闊的翅膀包裹住對方。

  過了一會兒,問他:「還冷嗎?」

  張佳樂把頭埋在自己的羽翼裡:「嗯。」

  其實不冷的。

  

  有你在,冬天的北方不冷。

  

  

  6、  

  媽媽告訴他的那個故事中,裡面的雁遇到了一個人類男孩,收留並飼養他,看見了他們大多數人一輩子、幾輩子都不曾見過的景色——春花夏草秋霜冬雪。

  張佳樂想,他是何其有幸能夠看見這樣的奇景。

  何其有幸能夠遇到孫哲平。

  

  

  7、  

  雪融了。

  

  棕色的土裡慢慢抽出嫩綠的芽,青色的草中緩緩開出粉嫩的花,迎接北歸的南方大雁的是一片開得正美的繁花之景。

  山的另一頭開始出現了幾個黑點,張佳樂拍了拍翅膀,小點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直到他能看清飛在最前的頭雁——是葉修,帶著他的隊伍飛呀飛,飛過了高山飛過了平原,飛過了大湖飛過了小河,他彷彿還能聽見他說:「你看,今年哥又是第一批飛回來的!」

  張佳樂想,又讓這傢伙搶去了第一名,年年都是他最先回來,真不甘心啊。

  

  可是他轉念又想到,葉修第一名又有什麼關係,他可是一直都在北方啊。

  雖然被留在了北方、可他在這裡遇見了孫哲平、看見了春花夏草秋霜冬雪,還有什麼比這樣的事更幸運呢?

  還有誰比他更幸運呢。

  

  

  8、  

  「他們回來了。」

  「嗯。」

  「你會回去嗎?」

  「不會。」

  「嗯。」

 

 

FIN。

 

 

 

 

 

完全想不起來以前的生物到底都學了些什麼,我只記得國中生物老師說抗利尿激素ADH就是不尿尿激素然後上了五專讀了生理學之後想起這個總是會被嚇傻(。

雖然意義上來說這也沒有錯而且特別白話特別好記但是實在有點,嗯。(?

總之關於鷹和雁的生態什麼的看看就好不要太講究←

 

每次想起雙花和繁花血景都覺得特別虐,累不愛,虐。

剛剛新酷音打成了「淚不礙」總覺的好像也沒有錯←

 

以上,感謝鍵閱!

 

 

 

 

 

2014/8/2


评论
热度 ( 5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