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黑花】光音

 

指間交錯而成為音符,音符交錯而成為旋律。

 

他悠悠然哼著曲調,手上動作未停,彈奏出了華麗的樂章。

他一遍又一遍的彈琴,記憶中台上戲子唱的曲依舊鮮明,卻有些想不起當時的樣貌……那雙眼裡似乎流轉著柔軟波光,媚眼朱唇,吟唱著思戀的歌。

「想什麼?」

他拿著手機一打開房門便聽到了對方彈琴的聲音,調子是他最熟悉不過的劇曲,隨著旋律便在腦海裡唱起了悠悠轉轉的戀曲,舞起了飄飄渺渺的水袖。

便想起了那些在二爺的戲班子底下學戲的日子。

有些愣,那些過往對解語花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值得記起的回憶,整日整日的學唱打掃練功夫,既是學徒又是佣人,打罵根本是家常便飯;再後來開始登台演出的時候他也已是解家的當家,白日唱戲夜裡下斗,還得整頓那日漸中落的解家。

「沒什麼,不重要。」

旋身進屋,一身一如既往的粉紅襯衫黑長褲,脫下的西裝外套下是染上另個色調的紅。

「就說了動手的事讓我來。」停下彈奏的動作而後起身,跟在解語花的腳步後進房、邊噙著一抹詭異的笑,黑瞎子這麼開口,看著解語花毫不避諱的在自己面前一顆一顆解去襯衫鈕釦,嘴角的弧度又更大了些。

「不礙事。」

脫去染了血的襯衫,半裸的上身是精壯的好身材,黑瞎子目不轉睛的看著、而他倒也不甚在乎。

窗外日光穿透而進、在地面切割出了光與暗,解語花就站在陽光下,周身漂浮的光子讓之中的人彷彿虛幻。

他的眼不能見光,太過明亮的光線令他神經刺痛,然而如今他卻緊盯著那身軀不願放。

他如花,本就該在陽光之下盛綻;他只能委身於黑暗之中,向陽遙望。

「怎?看傻了?」

換上乾淨的衣服,解語花一抬頭便看見眼前的人微微傻楞住的臉,隔著墨鏡有些看不清臉上的表情,他有些疑惑。

回過神的他只搖了搖頭,嘴角的笑依然痞氣,解語花卻還是看出了些不同。

而他不說,他便不問。

 

一前一後走出房門,解語花看了一眼客廳裡擺放的琴,心念一動、乾脆就在琴邊坐下,修長的指輕輕撥動、便是悠然的琴音。

「倒是不知道花兒爺也是會彈琴的。」

「當年在二爺那學戲時多少學了點,肯定不如德國歸來、喝過洋墨水的人行啊。」調笑。

宮商角徵羽。

不過幾個音符卻能組合成唯美的旋律,古琴的音調低沉穩重,是他最喜歡的音色。內斂卻又不乏活潑。

憑著早已薄弱的印象彈了一小段曲子,黑瞎子在一旁勾起了笑,這段子他可熟得很:「《蘭陵王入陣曲》。」

相傳蘭陵王高長恭相貌柔美非凡,為在戰場上嚇阻敵人因而戴上惡鬼面具,驍勇善戰軍功無數;邙山一戰大勝,人民為其譜曲編舞填詞,歌功頌德。

接續解語花停斷的旋律、他彈起了剩餘的樂章,磅礡大度的一首曲、又不乏細膩繾綣,一如蘭陵王、一如解語花,霸氣張揚溫柔安和。

 

/字數1042/

 

FIN。

 

 

 

一如之前《琴歌》裡提到的、這篇是《光音》,算是姊妹篇吧、最上面的部份也是相同的wwwww

最初想寫的就是花兒爺站在陽光下宛若精靈發光的畫面,光想想都覺得好帥喔嗚嗚嗚嗚嗚嗚嗚(被閃瞎

 

說到蘭陵王,拜那部偶像劇之賜我現在去咕狗《蘭陵王入陣曲》只會找到五月天的那首……但老子想聽的是最初最初的古樂版本喔喔喔喔雖然早在《入陣曲》出來之前這首就超難找的了←

目前聽到最合我胃口也是一直拿來當BGM的是這個:《蘭陵破陣曲》(點歌可連結5SING)

上面說是古琴不過那是根據WIKI寫的、老實說我還真聽不出來上面這首的主要樂器是什麼(爆(音樂細胞死光

總之、大概、就是這樣吧。

 

有點想寫倒斗文,手癢啊。

 

 

 

 

 

2013/10/31


评论
热度 ( 5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