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藍橋君莫笑,古來絕色幾人得?

【黑花】光與歌

1、光華曲

他曾問過他、在某個夜裡,問他解家和他哪個比較重要。而他沉默了很久很久終究什麼也沒回答。

那一瞬間他覺得他臉上始終掛著的笑容僵成了一個難看的角度。

結果呼之欲出,事實上在問出口的同時他就猜到了答案。他畢竟是解家的當家,身上背負的是一整個家族的榮辱,是多少人的性命和信任。

十一年,他還記得那一日他走進霍家大院看見他的模樣,還那麼年輕卻一肩扛起衰退中的解家,八歲就接掌了當家的位子吶——十幾年骯髒世俗的洗禮讓他那雙應該綻放出璀璨光采的眼變得黯淡深沈。

那一閃而過的瞬間,他腦海裡的畫面不是這次的離奇案件、不是那十四具屍體,卻是想著,若是那雙眼能再次綻出燦爛的光芒,一定很美。

那是該多麼美麗的一雙眼。

只是後來誰也想像不到的是,他從那以後就成了半盲。

 

十一年,他對他的稱呼從花兒爺變成了花兒,從遙遠的那方走到了他身邊。

卻還是沒能看見那雙眼裡有過什麼燦爛的光。

但他的眼,就快要看不見了。



2、荒原歌

被困在沙海之下時他耳邊卻恍恍惚惚的響起了當年聽他唱戲的婉轉嗓音,那時正逢過年,解家宅院裡擺起了酒席宴請四方賓客,而當家的興致正好,微帶酒意就這麼唱起了花腔宛轉的曲。

淋漓盡致。

一曲唱罷,他朝他揚起了笑而他朝他走來,仗著微醺的醉朝他就是一吻。

——現在想來鼻尖彷彿還聞的見那股清冽酒香,醉人的很。

那一夜花團錦簇,他想、那必定是他一生看過中,最美的花。

 

「你遇到了你就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些人,你願意放棄自己的一切去成全他。」

沙海之中、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腦中卻突然想,若是他們的逃脫計畫失敗了,他會不會發現、會不會難過。

這一場局又有誰完全摸透?

而一切就只因為一句「相信他就好」,想來連自己都覺得可笑。完全不像是平常的自己。

就只因為是那人,所以他可以付出全然的信任、連性命都可以不要。

 

於是他閉上眼,屋內一片寂靜。

回到城市裡的時候就聽說了解雨臣死亡的消息,他沒有哭也沒有笑,如今他連這消息的真實度也分辨不出了。

祈神求佛對他們這樣的人來說未免太諷刺,他寧願依靠自己,相信對方——再怎麼說他都是解家的當家、是那個花兒爺,是他的花兒。

於是他似乎又聽見了那首戀曲,在他耳邊、只為他而唱的曲。

 

黑暗之中有著他看不見的光華。


/字數884/


FIN。

 

 

 


是最近徹底萌上的黑花(比瓶邪愛還深啊咋回事),媽咧在期末考前一周的周末啊!!

超痛苦的啊!!!

萌得一臉血的同時還要在考試中痛苦煎熬啊啊啊!!!何等不容易!!!!!

 

不過我還是逛黑花吧逛得超開心的。(林涼

 

 

 

 

2013/6/26

 


评论
热度 ( 3 )

© 日色光華。 | Powered by LOFTER